行走在冬日的风雪中

真是天可怜见,昨天的雪并没有因为和冬姑娘(或许是男孩纸)一夜温存而抛弃欲求不止的长沙人民,今天一整天雪花都在一阵一阵的飘飞。

作为一个追逐雪的坚强勇敢的孩子,我在酒足(并没有)饭饱之后,义无反顾地走出了家门,来到我魂牵梦绕的湘江边——吹冷风&雪。

当我来到这里,本就不多的积雪许多都已经被稀稀拉拉陆陆续续的赏冬者温柔地“爱抚”过了,好在幽径曲折,终有宁静之处,我静立枯寂覆雪的树林中——面朝大江,喂虫吹风忍雪飘。

再走一段,还有一丛鲜红的腊梅(?),含苞,待放。

沿着湘江边走了许久,脚粘稀泥人粘雪,手机没电知归途……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