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志异

每年的初秋都有一个鬼故事,今年的尤为恐怖。

新!高!一!分!班!考!试!

然而并没有复习,希望明天发挥好吧,不然理综千分之一没进实验班也太丢脸了。

还有考完无论怎样都要军训。

Good luck, and good night, to myself.

酸辣粉、苏打水、花露水与榴莲包

忽然想起来冷宫里的草稿于是乎拎出来写完。

话说上预科班某一天从长沙地铁一号线开福区政府站上车坐在尾端,结果看见斜对面一个小孩子在嗦酸辣粉且扩散现象严重,便想起南京孕妇地铁饮苏打水被开罚单一事,两城地铁监管之差距令人汗颜。

再说保安。我上课回来在南门口站上车,就看见一个穿松松垮垮的警察制服的额头上有一道疤的保安拿着警棍在人群中走来走去扔警棍玩,如此浪荡的保安也是高级。 Continue reading